今天的辞君君拖更了吗?

这里梦辞君也可以叫我链子(//∇//)
熟人一般都叫我君君的(*'▽'*)♪
期待小红心和小蓝手
要是点个关注就更好了(●°u°●)​ 」
励志做个快乐的周更少女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【黑白晴明】所以我和你

【黑白晴明】所以我和你

*极度ooc!


*短小注意!


*是意识流吧?


*大概是糖吧_(:з」∠)_


*是不是感觉黑晴并没有那么多戏份?哈哈哈哈哈哈……没错!你们感觉没有错!对不起!!!我错了!!!


*虽然黑晴出现的次数少,但你们一定要相信这是黑白晴明!( *・ω・)


*应该有后续_(:з」∠)_


*推荐BGM《初音ミク - 故にユーエンミー》


OK?GO→



[锅破了一个洞]

老旧的小区隔音效果很差,晴明是知道的。但正因为如此,所以才便宜。以他的经济条件也只能以此来减少不必要的花销。

就像厨房里的那个锅,虽然破了个洞,只要没什么大问题,就还是能凑活凑活的。他想。


[咖喱里面没有肉]

为了省钱,晴明买下了便利店快过期的咖喱。尽管是快过期的,但还是有些贵啊,晴明皱了皱眉,选择了没有肉的咖喱。

将利益最大化。


[感到不足,是因为别有选择吗?]

晴明发现他的出租屋搬来了一个新邻居,注意他不仅仅是因为新邻居和他长的像,更主要的是他不像是晴明一样的人,没有必要来这个旧小区。

再怎么好奇,也不要多嘴,这是社会教给晴明的道理。


[一个人的筷子]

从睡梦中醒来,揉了揉空荡荡的肚子,起身为自己泡一杯泡面,从厨房拿了一双筷子,开始吃他的“美餐”。

其实,他还是有些想念年幼时母亲为自己做的烤鱼的……不过现在,已经物似人非了。


[一个人的鞋]

家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鞋子,所以并不会有什么穿错鞋子的乌龙,这大概就是独居的好处。

但尽管如此,晴明对这个了无人气的家还是接受不来。虽然不想承认,大概还是因为他怕孤独吧?像小孩子一样。晴明眯着眼睛笑的有些落寞。


[没有指针的时钟]

闹钟坏了,这是晴明起床后,发现的第一件事,捋了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认命的起了床。快速的洗漱过后,推开了房门。

希望老板不要扣他工资,虽然并没有多少,但他不希望会变的更少。


[缺少的关系]

“啊,您好,您是安倍晴明?”

“是的,我是安倍晴明。”

“那么……您认为,您有什么资本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呢?”

“我会用我全部的热情来对待这份工作的!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!”

“……”

“您的建议,我们会认真考虑的。”

这是晴明今天第十三次应聘失败。


[用光的洗发水]

啊……洗发水用完了吗?这可真是糟糕了啊……现在还没找到工作,难道又要花销了吗……正所谓祸不单行?啊……

“如果不介意的话,可以用我的哦,安倍晴明先生。”

“啊啊……真是感激……什……什么?!”

“啊,很抱歉,我是才搬到这的安倍晴明。嗯,我们名字一样呢,老实说,我到这来得知有人和我同名同姓还很相似,我也吓了一大跳呢。”

“啊……哈哈……是吗……真的太巧了。”

“嗯,是的呢。我这里有多余的洗发水,是赠送的。你要是不介意可以拿去用。不过,安倍先生你啊,居然有碎碎念的小毛病呢……哈哈。”

“啊,虽然很感激……但这是不是……不太好?嗯,我该怎么称呼你呢,嗯……邻居先生?”

“可以呢,只要晴明你高兴就好。啊,19楼到了呢,这电梯可真快……这是洗发水和我的联系方式,请多多指教了,晴明。”

“真的非常感谢!”

“没事的哦,只要是你……”

“您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晴明和这个新邻居一见如故,就好像他们已经是相处多年的朋友,这是很奇怪的事,但他却觉得非常自然。

但晴明没有意识到,他拿到了才认识几分钟的“陌生人”的洗发水。按照晴明的警觉性,是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的。

而晴明现在还在感谢他的邻居先生。


[满满的垃圾桶]

感谢他的邻居先生,这才不会让他顶着一头已经发臭的头发去找工作。

原来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吗?

好了,应该要把垃圾扔了,不然在夏天可是会发臭的。

发臭,可是他最讨厌的啊。

有点洁癖也不是不好的啊,垃圾就应该在垃圾应该呆的地方,不是吗?

垃圾桶果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发明啊。晴明发出了由衷的感叹。


[那个是必要的?]

“抱歉,安倍先生,我们没有办法录取您。请您另谋高就吧,非常抱歉!”

“啊啊,没事的,我也觉得我没有办法胜任这份工作呢。”

“啊,您能理解真的是太好了。希望您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。”

“承您吉言。”

晴明叹了口气,又是这样的结果呢。

那个是有必要的呢?

啊……反正思考这样的问题也没有用吧?


[还是那个都不需要]

“喂喂,听说了吗?“那个人”来我们这里应聘了。”

“谁?”

“就是“那个人”,我上次和你说的,他来我们……”

谈话到此结束,晴明嘲讽的看向那两个长舌妇。

那个是有意义的?

议论他人或被他人议论?

呵……

还是那个都不需要?

虚伪至极。


[凑在一起就有意义]

凑在一起的虫子们在干些什么呢?

仅仅只是在背后用着世界上最狠毒、最肮脏、像下水道里的垃圾一样挖苦讽刺他人。

“你听说了吗?”

“什么什么?”

“哎呀,就是前几天新闻报道的那个!”

“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年纪轻轻就自杀的女孩?”

“对,我听说那个女孩子,不检点着呢!我和你说哦……”

“哎,是真的吗?现在的年轻人真是……”

“唉唉唉,这话我只和你说过……”

凑在一起有意义吗?

有人在意真相是什么吗?

其实晴明认识那个女孩子,她总是腼腆的笑着,亮红色的眼眸里面充满了孩子气,棕色的短发因为爱美修剪出了公主切……

那是多么爱美的女孩子啊……

那是多么具有生命力的女孩子啊……

怎么会选择了跳楼结束自己的生命呢?

晴明不想去深思。

仅仅是……

“在背后议论他人的话……舌头可是会没有的哦?”


[我的化身]

“喂,我们这样做关你什么事啊?”

“该不会你就是和那个女孩子有染的人吧?”

“哈,难道说你小情人,不高兴了?”

“……”

耳边全是女人恶毒的声音,尖锐、刺耳。

不仅对他的,还有……

对神乐的……

果然……

这样的臭虫就应该……就应该去——

“晴明?怎么了?”

“就算是妇女,也应该适可而止吧?我是可以报警的哦?女士们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已经没事了。”

这一刻晴明从未如此庆幸有邻居先生的存在。

而他的邻居先生把他拉回家的路上凑在耳边小声对他说了一句:

“如果在哪里动手的话,不是太过于显眼了吗?我亲爱的同类——晴明?”

晴明的血液开始有沸腾的感觉,他舔舔干燥的嘴唇,头一次有了一种好像爱上一个人的感觉。

“啊——那么,您有什么计划吗?我亲爱的同类——邻居先生?”

“当然。”


[我与你]

垃圾到了垃圾桶里。

晴明和他的邻居先生回到了出租屋。

“今天我过得很愉快。”

“能让您过得很愉快是我的荣幸。”

“晴明,我有没有说过我其实对你是一见钟情?”

“彼此彼此,我也没有,不过我现在发现,我好像越来越喜欢您了,我的邻居先生。”

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晴明。”


*祈求期末考试能考好

*虽然白晴明有点黑化

*其实有点血腥描写的

*黑白晴明都是杀人狂

*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

*我掉粉了求激情评论




【CP乱炖】2019年的目标呀(上)

【CP乱炖】2019年的目标呀【上】

*全是一些设定啊段子啊欠的债啊(拿来混更)划掉。应该能够把段子变成短篇吧?

*此文又名(我恨)合集

*记得看标签别踩雷

*不要KY和石笔,懂我意思吧?

*真实体现了私设如山(其实就是ooc啦)

*希望2019年能变得更好(其实就是不懒啦)

*我会把CP名标在开头哒,遇到雷的,跳过就好(虽然感觉发完就会掉粉的样子,但是我已经掉粉了,本来就没有粉呢,所以并不怕呢)

OK?GO↓

【帝布的场合】

现代向

傲娇毒舌但特别暖的人类帝奇×蠢萌耿直但特别能吃的幽灵布布路

帝奇在他家门口捡到了一只幽灵,是真正的幽灵还特别能吃的那种,一见到他就特别热情:你好,我叫布布路!你叫什么名字啊?

“……我叫帝奇”

“好的!帝奇!既然知道了对方的名字,那就是朋友了!那个……帝奇,我饿了……”

帝奇表示当时就不应该看他小鹿一样的湿漉漉的眼神的!不然哪来这么一段孽缘的???如果可以,我一定不会答应他的!

但如果帝奇说着话的时候耳朵没有红,眼神没有温柔的看向他的小幽灵的话,一切都是这么的拥有可信度。

帝奇:我恨……但有了个媳妇,血赚。

【切晴的场合】

现代校园

一心一意想泡晴明的阿切×我TM把你当朋友你却想泡我的晴明

众所周知,学生会长晴明有个铁哥们

众所周知,学生会长晴明的铁哥们是鬼切

众所周知,学生会长晴明的铁哥们鬼切喜欢晴明

众所周知,学生会长晴明的铁哥们鬼切泡到了晴明

晴明:我恨……淦!


【佣园的场合】

现代向

和艾玛交往了但没有搞定岳父的奈布×和奈布交往了但没告诉爸爸的艾玛

奈布突然从桌位上站起面色阴郁(?)的对艾玛说:“我什么时候能够去你家搞定岳父?”

艾玛:“我还没有告诉爸爸我谈恋爱的事呢……还有你确定不是我爸搞定你?”

奈布:”……”

奈布:我想找点娶艾玛回家,有错吗?啊!有错吗?啊!人间不值得……

奈布:我恨……

【黑白晴明的场合】

现代

弟控霸道(中二)总裁黑晴明×兄控温柔(腹黑)少爷白晴明

“我们俩本来就是一体的,没有任何人能拆散我们,就算神也不可以。”

“是是是,哥,你可以放开我的腰了吗?”

“果然拥有相似面孔的你,才是我活下去的理由啊。”

“是是是,哥,你可以去工作了吗?文件都堆成山了哦?”

“你是我的,我亲爱的弟弟。”

“你是我的,我亲爱的哥哥。”

黑晴明:我们本就是一体的,生生世世永远都是一体的。

白晴明:……哥,你快去吃药。

黑晴明:我恨……

【龙兰的场合】

大概是正剧向吧……

或许是沙雕向?

明明是个少爷却来小地方生活美曰其名体验平民生活的唐龙×明明是个平民却让某个大少爷一见钟情人生就像开了挂的花兰

唐龙刚到这个小城时,对这里挑三拣四,不是这不好就是那不好。总之哪里都没有京城好。唐龙对这个小城下了定义。

“前面那个!快让开!”身后有个女孩在说话,唐龙急急忙忙让过去回头一看:肆意张扬的少女骑着车,就连眼角都带着笑,女孩容貌很好,但真正吸引唐龙的是她身上的活力。

女孩回头对唐龙笑了笑,像是表达歉意。

唐龙:糟了这是心动的感觉。

“管家,给你5分钟,我要这个女孩的全部资料。”

唐龙:京城有这好?京城有小兰吗?京城没有小兰,没有我的真命天女的京城?算了吧,算了吧。呵,渣渣。

京城:……我恨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碎碎念:还有一些设定啊,段子啊。有空再码下

不要KY,不要说你雷那对

不要KY,不要说你雷那对

不要KY,不要说你雷那对

我已经在文的前面写了,非常清楚

最近心情不好,写写让自己开心的东西,不想和人理论……

口气可能不太好……

望海涵

【三伊】论两个不良如何增进感情②

【三伊】论两个不良如何增进感情②

#短小

#有私设

#ooc突破天际

#后续啦,是后续啦

#此文又名三桥是如何撩伊藤的(/≧ω\)

#文渣一个

#希望圈子里的文越来越多,发出想吃粮的声音_(:з」∠)_


OK?GO↓


软叶高中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高中,每年都有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学园祭,今年获得了一个非常普通的提议:模糊性别——冬日恋歌里的“少男少女”们!


嗯,翻译成人话来讲就是:男扮女装,女扮男装,没了。


对于女孩子们来说,这并没有什么,只不过有些摩拳擦掌的暗搓搓的小兴奋而已啦。至于男孩子们一脸的:我们特么不是单身狗吗?!怎么会有“冬日恋歌”这种奇怪的活动啊啊啊?


话说,他们只是在意单不单身吗?明明女装才更让人在意吧???幸好我还有一个卡哇伊的女朋友……以上由不愿透露姓名的佐川同学吐槽。


软叶高中的番长——三桥贵志现在正面临着一件大事:如何让他的搭档伊藤在学院祭的活动中穿女仆装!


“盯——”


“你就算一直盯着我,我也不会穿的!魂淡金毛!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穿女仆装啊啊啊啊!我绝对不会穿的!”


“哎~那又没什么嘛~毕竟我真的想看伊藤你穿女仆装啊~呐呐,伊藤桑!这是我毕生的请求!请穿一次女仆装给我看吧!”


“嗯,原来是毕生的请求吗?嗯……嗯?我才不信你这个魂淡金毛的话呢!什么毕生的请求,我绝对不会答应的!”


三桥小声的嗤了一声,心里想着他的搭档越来越不好骗了。


“你刚刚是‘嗤’了一声吧?你刚刚绝对是‘嗤’了一声吧?!”


“不是的哟~三桥大人我啊,刚刚只是在感叹:我家伊藤怎么这么可爱,要是穿上女仆装一定更可爱呢~”


“!!!”


“不要加这么多波浪线啊……所以说,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活动啊啊啊!!穿什么女装啊……真是……还有,你……我是说你啊……是,是真的想看吗?”


“伊藤,你的耳尖红的滴血呢。啊,是的,我真的特别想看伊藤你的女仆装呢~所以说……”


于是三桥拿出了锵锵~三桥大人的特制女仆装一个!


“所以说,你是早就预谋好的吧!魂淡金毛!!!”


“啊,被看出来了呢。不过,你已经答应了,不是吗?伊藤酱~不对,应该是伊子酱♡”


此刻的伊藤想穿回一分钟前,告诉自己,信谁也不能信三桥的鬼话。


伊藤:“淦!”


三桥:“女孩子不能讲脏话哦♡伊子酱♡”


伊藤:……


*碎碎念:我真的超喜欢他们两的相处模式啊(/≧ω\)


虽然很ooc,但我写的很快乐_(:з」∠)_


这个大概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日常,会不定时更新(随缘)


想控制住自己想发刀的手,于是码了这个小甜饼(/ω\)


后来,软高的同学们才想起了被三桥所支配的恐惧。你问为什么?因为那个活动是假的哦,假的。(不过后来被弄假成真了呢♡)


三桥表示我老婆真可爱(๑• . •๑)


(下一句不就是可爱想太阳吗?)划掉


伊藤表示下一次再也不相信三桥的鬼话了!不对没有下一次了!!


(哎~真香~)划掉


祝食用愉快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


【博晴】论某源氏男子的双标现场

【博晴】论某源氏男子的双标现场

*注意避雷!!!

*短小

*ooc特别严重

*文渣一个

*文不对题系列

*有点沙雕向

*求激情关注(っ*´∀`*)っ实在不行,小红心小蓝手也是可以的(๑ゝω╹๑)(臭不要脸→_→)


OK?GO→


源博雅根正苗红积极向上的大龄单身男青年一枚。你问我他为什么单身?当然是因为实力!


女孩子告诉他:“哎呀,天气好冷。早知道多穿点衣服了。”人家疯狂暗示要你的外套,而博雅却:“是的!今天是真冷,幸好我穿的很多。”然后裹紧了他的外套。

女孩子:……


女孩子告诉他:“今夜月色真美!”说完含羞带怯的看了博雅一眼。而源•钢铁直男•博•凭自己实力单身•雅:“嗯,也就这样吧……月亮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女孩子:……


女孩子告诉他:“前辈……我给你写了和歌……请务必听我为你读下去!!!”而源•哎呀好烦啊•博•找个借口溜走•雅:“我没空听你朗诵啊,今天的弓道练习还没做呢。哈哈,我先走了啊。”只留妹子一个人在原地黯然神伤。

女孩子:……


然后阿珍爱上了阿强~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~(不,你)划掉。咳咳,博雅爱上了晴明~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~


于是……

晴明:“这天太冷了……我今天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博雅就脱了外套,不由分说的套在晴明身上:“你本来身体就不好,你还敢穿这么少……你是想感冒然后让我心疼吗?”然后一堆粉红泡泡。

疯狂暗示博雅递外套的女孩子:……


晴明:“今夜月色真美啊~”博雅:“嗯,真的很美呢,不过,和你相比较而言,这月色也不及你的万分之一。”然后一堆粉红泡泡。

对博雅说今夜月色真美的女孩子:……


晴明:“关于和歌,我给你……”博雅高兴的像个两百斤的狗子(划掉)急忙:“晴明!!你给我写和歌了吗?!唔啊!!我真幸福啊啊啊啊!请务必给我朗诵啊啊啊啊啊!”源•有弓道练习•博•丝毫不想去•雅表示:我老婆给我写和歌,还要给我朗诵,弓道练习算个什么东东?有老婆重要吗?

然后一堆粉红泡泡。

写和歌的女孩子:……


女孩子们:MD,死给。


不是博雅情商低,而是没有遇上正确的人罢了,现在他遇到了还脱了单,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。


——

*碎碎念:码个无脑小甜饼(其实就是想管住蠢蠢欲动想写刀的手_(:з」∠)_)还有好多坑没有填,我已经是个废人了ಥ_ಥ

啊,发出不填坑也要码无脑小甜饼声音(ง ˙ω˙)ว 

小声逼逼一句结局还可以被我改成刀的,但是就在我准备那样做的时候,我想起了我是个甜系文手_(:з」∠)_

(在写刀的边缘蠢蠢欲动,然后想起了被扫帚所支配的恐惧(つд⊂)真好嘿~)


【光切晴】沉溺

【光切晴】沉溺

*是光→晴←切!!!

*角色崩坏注意!!!

*角色死亡注意!!!

*文渣注意!!!

*短小注意!!!

*第一次尝试意识流_(:з」∠)_看不懂可以问我(இдஇ; )我是真的菜(不过感觉写到最后不是意识流了,应该通俗易懂吧?)

①昏暗的小巷里一具尸体正流着温热的血,尸体脸上狰狞的表情在诉说这里发生了什么样的惨案。尸体面前正站着一个黑发的男人,眼神冰冷俯视着地上的臭虫,手里的长刀还在滴着血。小声的嗤了一声,便离开了小巷,长刀在身后拖着,在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。

“……”

“又解决了一个。”

说完便消失在小巷尽头。

只有这具尸体证明了这个男人存在过。

②冠冕堂皇的房间里,源氏的家主睁开了眼睛,看向身旁的银发的男人,笑了笑问:“等了多久了?怎么不叫醒我?”

银发男人温柔的看着他:“你怎么这么不照顾好自己?怎么又在桌子上睡觉了?”

源赖光无奈的看着他:“我亲爱的夫人,你男人可是要赚钱养家的,这些账目和一些‘事’都要你男人处理啊。”

银发男人脸上红彤彤的:“油嘴滑舌!都在一起多久了?还这么腻歪!”

室内一片温馨。

黑发男人抱着刀站在屋外,在灯照不到的地方阴影遮住了他嘴角嘲讽的微笑。

“真可怜。”

③源赖光闭上眼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,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,源氏的夫人竟如此的孩子气。又缓了缓,良久才出声:“鬼切,你过来一下。”

黑发男人走了过来等待源氏的家主发布任务,源赖光看了看他:“晴明想去公园,你也去,让他玩的开心。”又皱了皱眉补充一句:“看好他,别让他受伤。”

晴明的眼里带着忧伤:“呐,光。你还不愿意醒吗?”

源赖光有些纳闷:“什么?”

晴明摇摇头:“没事的。”

源赖光转头对鬼切说:“记住了吗?”

鬼切很好的掩饰了眼里一闪而过的蔑视:“是的,家主。”

「不用你说,我也会保护他的,他是我的太阳啊,只不过……」

“我会的,家主。”

④“真可悲,堂堂源氏家主竟会落到如此地步……你不觉得你对不起他吗?”鬼切眼里的鄙视化为实质深深的刺进了源赖光的心里。

“那也比你这个’东西’强,我还有回忆,你呢?你只不过是连回忆都没有的可怜虫!”源氏家主嘴角带着强烈的讽刺“我曾拥有过他,你却无法拥有……你不过是个懦夫罢了!你只不过是我源氏的一把’刀’,你还想奢求什么?他对你的爱?可笑!他是我的,永远永远都是我的!”

鬼切被戳到痛处,于是扯住源赖光的衣领,狠狠的揍了他一拳,然后用大声的、充满恨意的声音对那个男人说:“他那样美好的人,怎么可能属于你?说什么傻话!嗯?”面目狰狞,那双刻着源氏家文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源赖光:“他不属于你!谁也没有资格去拥有他!谁也没有!没有!!!”

源赖光擦去嘴角的血,对鬼切挑衅的笑了笑:“你呢?你也没有资格不是吗?你的妄想是不可能实现的。真可悲。”说完,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拿出了手.枪,他拿着枪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:“我要去陪他了。你看,你就是个懦夫。无论是他还是你想要的,你都不敢。”

砰——

室内一片寂静。

“懦夫吗?呵……你不懂他,源赖光……他真正想要的,你给的起吗?”

只不过,那个男人也听不到鬼切的嘲讽了。

⑤源氏重新洗牌,成为家主的人是鬼切。

鬼切的上位可以说是从血海中突出重围,有太多太多的人来暗杀他,无论是来分杯羹的小喽喽还是下重金买杀手的源氏的长老,希望他死的人很多。但他就是没死。

“哈,这不就是祸害遗千年吗?嗯,其实啊……我真的好想和源赖光一样,骗自己你没死,甚至还磕药,为你殉情。可是啊,晴明。我不能。因为这是你我之间的约定。你说他怎么这么幸运呢?他先遇见你,他先爱上你,他拥有世间最美好的事物,你说他怎么这么幸运啊!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哦,如果是我先遇到你是不是、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呢?”

没有人回答他,墓碑上的青年眉眼弯弯一如当初鬼切见到的那样。

“……”

他和他之间也只有约定了吧。

⑥平安京是个美好的地方,这里没有黑暗,没有罪恶,更没有恨。

这一切都是鬼切的功劳。

“晴明,我做到了,你所希望看到的世界,我啊,给你创造出来了。”

他好像看见了晴明,微风徐徐,樱花落下,柔了谁的眼,乱了谁的心。晴明眉眼弯弯,盛开的樱花都沦为了背景,鬼切眼里只有那一人。

“原来,你在等我吗?真好。”

……

源氏家主已确认在×月×日死亡,新任家主上位后把前源氏家主和一神秘人合葬。

“既然生不能在一起,那么死亡以后为什么不能同穴呢?”

新任家主,鬼切指定的继承人如是说。


【三伊】论两个不良如何增进感情①

【三伊】论两个不良如何增进感情①

*此篇又名《三桥是如何撩伊藤的》

*短小

*ooc很严重,感觉脱离人设_(:з」∠)_

*他们俩是天使啊

*自割腿肉

*我是个玻璃心,别喷我(╥ω╥`) 

*KY打爆你哦(´-ω-`)

*我拙劣的文笔写不到他们两的好(இдஇ; )

*OK?如果OK,那么↓


一次很平常的午后,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三桥坐在椅子上,一下又一下的晃着椅子,椅子的一只腿已经离了地。金发的不良转头看了看他的搭档兼恋人。似乎有些不耐烦搭档(恋人)一直关注他手中的书不看自己,于是鼓起来脸颊怒目圆睁(?)两颗门牙露了出来,活像一只仓鼠。

“喂,伊藤!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,伊藤!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,海胆头!”

“哎,干嘛啊!三桥!你没看到我在看书吗?魂淡!”

“正因为你在看书,我才叫你啊!叫你海胆头才回应我,书有那么好看吗?魂淡海胆。”

“喂喂喂,你这是什么歪理,还有……你真的叫我这么多次吗?抱歉,我没听到……”伊藤放下了手中的书,终于正视三桥,眼神里透露出明晃晃的疑问:你叫我干什么?

三桥离开了他的“躺椅”,站起来走到伊藤桌前,弯下腰盯着伊藤的眼睛:“果然,像伊藤这样纯洁的孩子并不知道“叫三次名字”的意义呢。”

果不其然,感到伊藤疑惑的视线,三桥勾了勾嘴角,笑眯眯的像一只大灰狼:“伊藤桑~如果想知道那就叫三次名字吧~”

他俩离得极近,三桥说话的鼻息都撒在伊藤的脸上,伊藤的野兽般的直觉告诉他最好别听三桥的话,但心里的那股好奇劲已经拦不住了,他不适应的把椅子往后挪了挪:“说话就说话,干什么离这么近?”

“那是因为保护手段啊~伊藤桑要是跑了就不好玩了~”说着又向前了一点。

“什么好玩不好玩的啊,真是……三桥。”

“嗯,我在。”

“三桥。”

“嗯,我在。”

“三……唔”

一张诱人的小嘴在你面前张张合合,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里面的小舌,恋人的眼睛认真的注视着你,仿佛你就是他的全世界。三桥觉得如果他还不亲下去,那他就不是男人。

伊藤的嘴唇软的很,可是仅仅这样还不够,于是三桥把舌伸进去,虽然招到了伊藤的强烈反抗,但并不管用。舌与舌在交缠,唾液与唾液交融,伊藤来不及吞咽,在在嘴边留下银丝。

一吻过后,“多谢款待~伊藤桑~”

“哈?”

“啊,伊藤桑在孤男寡男的地方,连续叫恋人三次名字……你不就是想要我亲你吗~”

“哈?你亲就亲了,为什么要把舌头伸进去啊!魂淡!”伊藤此时嘴巴红肿着,被亲的生理盐水都要流了出来,嘴角的银丝还没擦掉,这让三桥看的心痒痒,看了看伊藤红彤彤的耳朵,感叹还好是在学校天台,不然伊藤这个样子被人看到人气又要暴涨,他的情敌就更多了。

“哎~明明是伊藤桑想知道的啊,我只是在用身体来帮助伊藤你更好的记住啊~”

“下次亲的时候不要把舌头伸进去!!!”

“不行吗~”

“不行!!!”

“真的不行吗~”

“你想都不要想!!!”

“……”

三桥笑了笑,嘛,下次亲的时候再说吧。心里是这样想的,但嘴上不说就是了。

“不对……你小子刚刚是不是亲了我!魂淡金毛!”

哦,完蛋,他家傻恋人反应过来了!



*碎碎念:后续不定期掉落,小声说一句我文笔是真差。

三伊真好吃啊,所以自割腿肉,造福北极圈(இдஇ; )

我的最大尺度给了三伊

大概就是顶风作案了(?)

后来三桥偷偷摸摸到医务室拿来冰袋给伊藤嘴巴消肿,边敷边对伊藤上下其手,结果变成了亲亲抱抱摸摸,据伊藤回忆:他那时就是个变态痴汉!!!魂淡金毛!!!


这里辞君君也可以叫我链子(*'▽'*)♪

期待小红心小蓝手

第五人格吃all园主杰园佣是个园吹(/≧ω\)

痒痒鼠吃all晴主博晴,黑白晴,狗晴,切晴,光晴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

晴明大人他有这么好(//∇//)

刀剑乱舞只吃all清,是个过激清光厨_(:з」∠)_

梦间集吃屠倚和圣火令×我Σ(|||▽||| )

反叛的鲁鲁修吃朱修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冰上的尤里吃维勇和尤勇

刺客伍六七吃柒七

还吃冷cp

杀天的ZR

我是大哥大的三伊

他们俩是天使吧啊啊啊啊啊啊

怪物大师吃帝布,狮布和饺布

中华小子吃龙兰和黑兰

海贼吃all路

noblesse吃all莱主弗莱

狄仁杰吃all狄

夏目友人帐吃all夏目主的夏和斑夏(///ˊㅿˋ///)

#杂食党一个_(:з」∠)_#

第五雷杰佣,欺诈

痒痒鼠雷狗崽,双龙

海贼雷索香

#只要不踩雷就好,我一般很好说话的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#

安利可以看场合的,我也很喜欢一些萌点的\(//∇//)\

#不KY就是好孩子(๑ゝω╹๑)#

现在主产all晴,副产三伊
(还有一些随缘的CP粮)
#关于产粮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#

CP有待补充

我文笔奇差无比,但我选择用爱发电♡(*´∀`*)人(*´∀`*)♡

来啊,一起磕CP(搞事情)啊(/≧ω\)

【光晴】承诺

【光晴】承诺

*短小

*ooc很严重

*现代向

*来自阿循的指定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开头:你能对我说些什么吗?

结尾:也许能够实现也说不定。

*来自群里的产粮(搞事)计划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

*其实我是想写刀的,但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(大概是怕某个纸人的扫帚吧。。。)

“你能对我说些什么吗?”眼前的男人紧皱着眉头,往日里玩世不恭的笑容都没了影,刘海上的红色挑染似乎都因怒火而烧了起来,源氏的家主就像一只暴怒的狮子。

“你想要我说些什么?”银发的男人此时眯了眯那双漂亮的蓝眼睛,悠闲自在的很。丝毫不怕自己会承受源氏家主的怒火。

源赖光现在非常生气!这个人有没有把自己的安全放在心上?他昨晚的那些话都是讲给空气听吗?自己不好好照顾自己,昨晚的诺言都喂了狗吗?这个人!这个人!这个人……

看着他因为暗杀而受伤的手,心疼的亲了亲之余还不停的说:“你是傻子吗?明明发现了暗杀的人还不听劝……你知不知道那帮人是有多恐怖?你知不知道……我有多担心你?安倍晴明,你到底有没有心?”

银发的男人无奈的笑了笑:“你才傻,你知不知道他们有多难逮,错过了就难了。”

源赖光不以为然:“他们有你的安全重要吗?说白了你就是不想和我在一起,你一个大善人和我一个大坏人在一起?是不是?也对,我可是源氏的家主啊,那个臭名昭著的第一黑帮。”

晴明揉了揉眉心,叹了口气:“唉,源赖光你能不能每次都用一招。”

是的,每一次源赖光都用这样的口气,尽管用的次数多,但……这招管用啊。

“我不管,你今天的行为让我弱小的心灵受到了冲击。今天你必须给我个承诺,不能,绝对不能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!”源赖光环住晴明,用脸蹭了蹭晴明软软的脸,舒服的喟叹,媳妇果然是香香软软的。

“嗯,我保证。”晴明眯了眯着眼睛,我可没说过具体保证什么,所以再发生类似于这样的事也没什么关系吧?

察觉到什么的源赖光狐疑的看了看晴明,不应该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啊?“你是不是在骗我?”

“我为什么要骗你?”非常纯良的笑。

“你会永远爱我,一直陪着我,到达死亡的彼岸吗?”源赖光收起了玩笑的态度,认真的看着爱人蔚蓝的似乎藏着万千星辉的眼睛。

晴明也很认真的看着他,忽然嘴角翘起。

“也许能够实现也说不定。”

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抱着,互相依偎,只有淡淡的温馨在两人之间。

“……也许能够实现也说不定。”源赖光温柔了脸色,紧紧的抱着晴明,好像一个不小心他就不见了。

*一些碎碎念:我写的真的好辣鸡啊(இдஇ; )我所希望的光总和阿爸就是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相守一生,你懂我,我也懂你。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明白对方。虽然我有时也很丧心病狂,有一些很虐的脑洞,但是我还是很喜欢这样普普通通(并不)的日常。

应该没有后续了……吧?

随缘就好

反正阿爸后来又干了这样的事,然后他就被光总干♂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疯狂暗示小心心小蓝手

要是点个关注就更好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【all晴明】没有二十六字母的字母文

【all晴明】没有二十六字母的二十六字母文

*极度ooc

*短小

*希望期中考试能考好_(:з」∠)_

*性感辞君,在线更新(*'▽'*)♪

*做个快乐的周更少女_(:з」∠)_


actually事实上

事实上,全寮的式神都喜欢晴明。


because因为

爱他,因为他是晴明,也只因为他是晴明。


change  one's  mind改变主意

妖狐为了让晴明改变让妖狐他自己去打魂十的主意,所以主动把他毛茸茸的尾巴递了上去。


devoted忠实的

身为刀,就必须要有把一切都献给主人的忠实。鬼切如是说。


entire整个的,完全的

和晴明月下小酌时,酒吞有个不切实际的想法:醉酒的晴明才是完全属于自己的。


fall  in  love爱上

只是樱树下的一回眸一笑,就让荒一下交了心。所有的一切都不及那个微笑。


give  in投降

晴明的一个湿漉漉的眼神,源氏的家主就找不着北了:你想要什么?我的命都给你。


have got to不得不

晴明不得不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符咒,加强了结界,才放心去睡觉。


in trouble在危险中

茨木绝不会让晴明陷入危险中。


join in加入

新来的大天狗也加入了晴明大人的后援团,真是可喜可贺。


lightning闪电

“年幼”的式神们总是借口怕闪电,而躲到晴明的被窝里。成年的大妖们总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。


make use of利用

少羽大天狗利用了他可爱的脸成功的上了晴明的床,大天狗表示:MMP!


no longer不再

晴明不再笑了,罪魁祸首是八百小姐。只因他们俩打了个赌,谁输谁女装。打赌的内容就是一周不能笑。于是式神们是出了浑身解数。


pack 包装

晴明被包装成了猫耳女仆,性感开叉旗袍,洛丽塔,哥特。。。

晴明:冷漠


quality质量

晴明后宫质量那是一个好~


reliable可靠的

晴明保护弱小的身姿总是很可靠。


set down记下

晴明记下了和式神们所有相处的幸福时光。


turn to 致力于

黑晴明致力于搞事,因为那样晴明才能把他的目光从平安京移到了他身上。


upset不安的

晴明重伤的时候,式神们都很不安。


vote投票

经寮里的式神的投票,晴明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受欢迎的人!


willing自愿的

我自愿沉迷晴明大人的美色,不复醒。

就让我溺死在晴明大人的怀里吧(/ω\)


【荒晴】预言

【荒晴】预言

*辣鸡沙雕向

*注意是荒和晴明!!!有all晴明的成分,不多

*欠债太多是要还的,但我不准备还(不,你)

*ooc突破天际

*非常短小_(:з」∠)_

*期待小红心小蓝手[如果点关注就更好了(小声BB)]

*性感辞君,在线拖更

*应该有后续_(:з」∠)_

①「性感荒半仙,在线预言」

荒——平安京的超模,女子会的荣誉成员。现在在平安京第一阴阳师晴明的庭院。正如他的名字一样,他是荒,但他也很慌。

荒是神子,他自带的极强的天赋技能——预言给他增强了他的力(逼)量(格),所以当他被(主动)召唤到晴明的庭院时,他受到了热烈欢迎,你想问为什么?当然是荒来了,就有帮他们预言的人了。(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妖狐表示:八百小姐收费太贵,问个晴明的喜好就10000勾玉,奸商!来个免费预言的不欢迎?脑子怕是有病)

当有式神来找他预言的时候,他总是面冷心热帮他们预言。

比如说:

“荒大人,请问晴明大人什么时侯才会爱上妾身呢?妾身对晴明大人的爱如明月,如海洋……”

“……红叶,很遗憾的告诉你,这是不存在的。”

“啊,时间会证明妾身我对晴明大人的爱!我是不会放弃的!谢谢您,荒大人。我要去向晴明大人述说爱意。啊~晴明大人~”

“这不关时间的事啊?”(收获内心懵逼表面稳如狗的荒总×1)

“荒大人……请问晴明大人什么时候才给我买新的胭脂呢?”

“……明天。”

“啊,晴明大人真是个好人,他把我从深海带出来的商人那里解救,还给我买好看的胭脂,他真是一个好人。我果然最喜欢晴明大人了!那个,谢谢您,荒大人!漂亮的胭脂和漂亮的晴明大人,两个都好棒!”

“……”(收获内心懵逼表面稳如狗的荒总×2)

“荒大人,请问晴明大人什么时候能和兔兔一起玩?他好久都没有陪我一起玩了,,Ծ^Ծ,,”

“……晚饭后。”

“哇!太好了!今天和晴明大人玩什么呢?好期待!我果然最喜欢阿爸了!谢谢您!”

“……”(收获内心懵逼表面稳如狗的荒总×3)

“喂,荒!什么时候晴明和本大爷一起喝酒?”

“……今晚。”

“哈!不错不错,今天就让晴明尝尝我的神酒!我记得大江山好像还有一些上好的清酒……”

“……”(收获内心懵逼表面稳如狗的荒总×10086)

当式神们不经意(有意)冷静(热情♂)提问的问题都是关于晴明时,荒觉得这寮迟早要完。

②「听说过真香吗?荒:真香哎!」

荒很无聊,他是真的无聊。因为式神们得到预言结果是道完歉谢就走了,还有的没道谢就走了。比如说: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天狗酒吞的等妖。

于是无聊的他就给自己预言,结果。。。

他!平安京的超模(划掉)神之子会爱!上!晴!明!

不信邪的他再次给自己预言,但还是这个结果。。。

他觉得这是不可能的:我,荒,今天就算是死,从这里跳下去,也不会爱上晴明!

然而,现实却狠狠给他了一巴掌。

那名阴阳师身着狩衣,坐在庭院里的樱树下,平日束的整齐的发正披散着,帽子也被调皮的小妖给夺了去,眼角的红温润水亮。他的眼就像雨后初晴的天,湛蓝清澈。莹白如骨瓷的肤因光而闪耀。当真是拥有青竹之姿之人,一举一动都如诗画一般。

像是察觉到他的目光,征了征,对他报之一笑,那是时荒才明白什么是回眸一笑百媚生。

荒觉得这预言不仅准而已来的猛烈,恋爱就像暴风雨这一点也不假。

今天的荒也很香~

*碎碎念:想要荒,所以写了这篇_(:з」∠)_

排版我是弄不好了_(:з」∠)_

凑合着吧_(:з」∠)_

反正也没有多少人看_(:з」∠)_

这cp真冷ಥ_ಥ